无论多么精巧圆熟的概念与定义,最后大都会沦为对“形式”的诛伐。所以黑泡泡的总设计师、也是本案的主持设计师孙天文先生说:大家可以拒绝任何形式的理论和观点,但却无法拒绝来自其生存的建筑、居住的室内所带给你的潜在影响,相比之下似乎“传达什么”比争论“这是什么”更有意义。这种似乎孤傲的夫子自道说到底其实是一种诚意满满的精神姿态,这也是设计师第一步就将这间料理店的名字改为“雪月花”的缘起。

无论是被称为“永远的旅人”的芭蕉的一首:“今夜雪纷纷,许是有人过箱根”;还是明惠上人的“更怜风雪漫月身”;又抑或是“喜见雪朝来”、“花不为伊开”和“月明堪久赏”,在日本的和歌俳句,雪月花代表了自然万物,也代表着欢喜哀愁——对于空间设计的顶尖高手,技术上的完美已经是题中应有之义,所争的分毫就在于学问视野和底蕴的大巧不工。

雕刻樱花的超白玻璃、蓝色的LED光带,全黑的寿司台背景……每一处都有惊艳,但每一处又并不足以涵盖整体的禅意妙旨——而只有当这些水乳交融,才形成适当,以“适当”这两字提醒自己诚实的传达,便是至臻完美的因果,至于其他设计师锱铢必较的何种风格、业界评价,于孙天文先生而言,已经没多大兴趣去追究了。